我在厨房做饭到处都是母亲的话一碗米,一碗水是蒸米饭一把米,一碗水是煮稀饭也可以用手水没过第一节食指我总会在心底悄悄顶撞这些年我换了多少碗手又长大了多少但米饭和粥极少做坏母亲在我心底答复:你看,我说过的独居快十个年头的周五晚上收到母亲微信儿子下班了吗我放下手机埋头睡去周六一早逛超市菜市场买菜、淘米、洗菜、做饭、收拾案板家里到处都是母亲的话而直到周日晚上我还没找到决心回她微信—— 亲自做猫|《到...

从封顶开始,中国的房子到底可以撑多少年?70,50,30?你错了,大部分撑不过20年。这个结果显然不可思议,可事实证明的确如此,中国修建于90、00年代的房子已经不可阻挡地走向了衰败。当然这里的“撑”指的不是房子塌了,不能住了,而是居住体验已经跌破人们的预期。拿北京的某些老房子举例,典型有几个特征。1、垃圾处理失控,打扫和清洁处于瘫痪状态。2、楼道门禁被破坏,楼道贴满标签无人管理3、公共场所...

很多人以为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是那种电光火石的灾难,boom!!撞上了,咣!!掉海里了。那就不是泰坦尼克号了,那是比亚迪撞三蹦子。泰坦尼克号在晚上11点撞上冰山,半夜两点多才彻底沉没,用了将近三个小时,大船就那么一寸一寸掉入海里,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三个小时什么概念,够你看两部电影了,船才沉下去。就是说,其实完全可以悠哉悠哉地看这船沉下去,不耽误你喝咖啡,也不耽误听音乐。就是说,撞上冰山之后,你...

世界小得像一条街的布景我们相遇了你点点头省略了所有的往事省略了问候也许欢乐只是一个过程一切都已经结束枫叶装饰的天空多么晴朗,阳光已移向最后一扇玻璃窗这是又一个秋天路灯就要亮了我多想看看你的微笑宽恕而冷漠还有那平静的目光

01二战打垮了日本,而再一次让日本人觉得自己站起来了,却是20年后的东京奥运会。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让战后的日本扬眉吐气。在开幕会之前,日本人向全世界展示了他们另一项成就:新干线列车,这是最早的高铁,时速210公里,是当时全世界最快的列车。新干线列车通车,是1964年的日本奇迹和日本速度。那场奥运会,日本名列第三,前两名是美国和苏联。但其实对日本人来说,那场奥运会最高光的时刻,是日本女排...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 有一条河 最终流向北方 我知道北方 还知道北方全部的夏天 那么短暂 我知道有一座桥断了 对岸荒草齐腰 白色蝴蝶云雾般成群飞翔 但是 我知道唯一的浅水段藏在哪里 我还知道涉水而过时 等在河中央的黑色大鱼 我知道有一条路 在尽头分岔 我知道岔路口有几枚脚印 在左边犹豫了三次 在右边也犹豫了三次 我知道有一棵树 上面刻了一句话 我担心树越长越高 携着那句话越离越远 等有人来时 他...

我坐在阳台上读书。正是五月的黄昏,小雨,薄暮,空茫像大海,涌进我的窗口。鸟雀归巢,它们快速而热烈的交谈,我听不懂,不会太久,喧哗渐渐平息。在五月的阳台上,我在读一本有关孤独的书。艺术,美,情欲,它素白的纸,幽蓝的插页,在我的手中,像一块南极的冰。这具肉体,我认识了快四十年,争执,厌倦,安抚,这个下午,借助这本书我才开始和它平静地对话,对死亡才有了耐心。房间空寂,尘埃扫净,身边的米兰吐着小朵的...

他开始工作。他结束工作。他开始时并不大声喧嚷。他结束后,也不大喊大叫,不说:“看,这一切都是我干的!”他在大地上——是千百万人中的一个。他——是一个普通的人。从来他就不是贵族出身,他的面容像大家的面容,他用嘴喝水,他用脚走路。他只知道一件事:开始和结束工作,别人将代替他。他了解一切。他推进一切。他赶走安逸。他在大地上——是千百万人当中的一个,他是一个普通的人。—— [土耳其] 纳齐姆·希克梅特